北京赛车pk10_PK10开奖直播_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_北京赛车PK10直播

他应该是前往北城了你不打算出面看看

个小人物,就算我只是洛凌迟的一个小弟,但好歹现在我是这里的负责人,也是你的对手,你就这么目中无人是不是太过了?
 
    叶潇可不会去理会涂翔的想法,对于他来说,涂翔就是一个死人,一个正常的人又怎会去理会死人的想法?
 
    他就这么默默的走到了洛凌迟的灵台前面,缓缓的抬起头来,抬头看向了灵台上的那张黑白照片……
 
    照片上的洛凌迟穿着黑色的西服,英俊的挂着淡淡的笑容,神情很是愉悦,叶潇记得,这是在他成为寒天会会长的时候拍的照片,那个时候的他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。
 
    一想到洛凌迟曾经的种种,想到了他历尽千辛万苦才走到了今天,才拥有了今日的地位,可是最后却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手中,叶潇的心里就是堵得发慌。
 
    想到了当初两人一起发下的豪言壮语,想到了两人一起立下的铁血逝言,想到了两人一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百四十二章 心怀鬼胎
 
    看到叶潇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朝着外面走去,不管是这些想要动手的黑衣人,还是被打趴在地的涂翔,都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,即便是涂翔愤怒不已,恨不得将叶潇碎尸万段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身体就好似不受控制一般,想要叫人阻止叶潇,却怎么都说不出口,只能够目送着他缓缓的离开。【阅.】
 
    那些前来拜祭洛凌迟的大人物们也感受到叶潇那强大的气场,一个个眼中充满了敬佩之色,不管叶潇是否是杀害洛凌迟的凶手,他的这份气度,他的这份果敢,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,在形式如此复杂的情况下他就带着两个人来到了这里,总共说了三句话,然后就这样离开,而数百名寒天会的成员竟然道不出半个字来……
 
    强势,绝对的强势,无与伦比的强势,静海市的黑道帝王果然不同凡响,这样的一个人物,又怎会使出谋杀这样的手段?
 
    很多人再一次对心中的想法产生怀疑,一个个又看向了慢慢爬起来的涂翔,叶潇为什么会打他?而且打他之后,他为什么不敢还手?难道他心中有愧?难道说真正谋害洛凌迟的就是他自己?
 
    很多人都在猜测,但在这样的场合下,却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。
 
    无垢山庄外面,黑色的奥迪车缓缓的驶出了停车场,直到彻底的消失在众人的眼帘之后,现场的所有人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这种感觉就好像古代的早朝,皇帝离开之后,众位大臣心情一样。
 
    涂翔被手下搀扶到了后面,他的下巴有些脱臼,可不再适合继续在那接待,由另一名洛凌迟的“心腹”继续在灵堂接待。
 
    “公子,叶潇刚才来过无垢山庄……”刚刚接上下巴的涂翔顾不得私人医生的叮嘱,直接打通了一个电话,神色紧张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他做了什么?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淡漠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他打了我一拳……”涂翔很是老实的答道。
 
    “然后呢?”
 
    “然后……”涂翔一愣,心里更是有些七上八下的,不过最后还是老实答道:“然后他走了……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他就保持了沉默,似乎生怕电话那头的那人责怪自己没有拦下他一样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了……”电话那头没有传来想象之中的责骂,就这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,只让涂翔感觉到莫名其妙?难道公子一点表示都没有么?
 
    不过他可没有勇气再打第二次电话,可是心里的一团火气却是那般的旺盛,抬头一看,正好看到一名专门负责照顾他伤势的护士走了进来。
 
    “翔哥,这是消炎的药,您……”女护士并没有穿着白色大褂,而是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,端着一杯白开水和一瓶药丸走了过来,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涂翔一把拉了过去……
 
    在静海市的另一处地方,两名男子对席而坐,一名男子穿着一条长袍,一名男子穿着一套紧身黑衣,神情肃穆。
 
    长袍男子刚刚挂掉了电话,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子,淡淡的笑了一句:“那家伙让他安然离去了,看来胆识还是小了一些,难成大器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不是你正希望看到的吗?”坐在长袍男子对面的男人冷笑了一声,眼中充满了冷冽。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”长袍男子没有多做辩解,轻笑了一声,这才继续说道:“下一站,他应该是前往北城了,你不打算出面看看?”
 
    “你觉得我现在出面合适?”男子再一次讥讽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不合适,只是你所挑选的人真的合适?”长袍男子摇了摇头,开口问道。
 
    “废话……”男人直接瞪了长袍男子一眼就不再说话。
 
    看到男子一脸不爽的神色,长袍男子微微的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,场面再一次陷入了沉默。
 
    静海市北城天龙山庄,这处宅院也是天怒会的产业,虽然不如十大庄园那般宏大,但却依旧是静海市最为高档的一处别墅,平日里没有多少人来到这里,可是此时这里的停车场却是停满了各种车辆,今天同样是王起出殡的日子,在大厅中,摆设了巨大的灵堂,前来拜祭的人也有很多。
 
    在灵堂中,一名穿着黑衣,披着麻纱的女子正跪在灵堂前,脸上挂满泪痕,神色悲伤的和前来拜祭的人回礼,这人正是王起的未婚妻林秀琴,乃是林家的掌上明珠。
 
    两人本打算在今年元旦举行婚礼,可是谁知道还有十几天的时间,王起却忽然毙命,只留下她这么一个弱女子。
 
    林秀琴的长相不在花月妩等人之下,而且林家也是大家族,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,特别是她性子温柔,简直就是最好的老婆人选,要不然王起也不会这么年轻就想着成婚。
 
    两人的感情也一直都很好,可是谁料到会发生这一场剧变。
 
    在林秀琴的身边,还站着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,长得和王起有些相似,不过也只是一点点相似而已,这人正是如今天怒会资格最老的大佬王天云的独子王悦。
 
    “嫂子,你也不要太难过,人死不能复生,一切节哀顺变吧……”趁着没有人进来的时候,王悦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,身子半蹲下来,一手搭在林秀琴的肩膀上,看似是在安慰,实际上那只大手竟然不安分的摸了摸林秀琴的发丝。
 
    林秀琴眉头一皱,可是性格温和的她却不好发作,只是身子朝前移了移,避开了王悦的大手,很是客气的说道:“我知道的,谢谢……”
 

相关阅读